<岩井美学>是什么?     DATE: 2024-06-16 13:48:19

在日本电影导演之中,岩井影迷最为熟悉的美学,似乎就是岩井岩井俊二了。

在岩井俊二的美学作品中,我们看不到巨大的岩井矛盾变化,更多的美学是在温情与唯美之中,将所要表达的岩井,更为深刻的美学情感的节奏呈现出来。

岩井俊二的岩井电影作品之中所呈现出来的“岩井美学”,在现今已成为日本影坛的美学著名话题。

岩井俊二

出生于20世纪60年代的岩井俊二,从小喜爱艺术创作,美学在大学毕业之后,岩井进入日本电视行业,美学从事一些电视节目的岩井创作。

其最早的电影作品,是1995年的电视短片《爱的捆绑》,这部电影也让岩井俊二获得了1995年的柏林电影节的奖项。

岩井俊二影片所呈现的特点,和他所在的时代背景无法分离。

时代——“日本新电影运动”

20世纪90年代的日本,相较于之前更为繁荣和多元化,这一时期日本整体经济发展极为快速,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也让日本社会产生新的社会价值观——从禁欲状态走向社会意识解放。


社会价值观的改变也间接的影响着电影创作领域。传统电影的消逝让日本现代电影开始在这一时期蓬勃发展,因而产生了“日本新电影运动”,代表人物就是北野武和岩井俊二。

对于岩井俊二的电影创作影响更为深刻的因素,一方面来源于日本文化传统。

受地理位置影响,日本民族所具有的文化性格和精神特质在许多地方,不同于其他任何国家与民族。

岩井俊二的作品中受日本传统影响因素,主要有物哀意识,对边缘人群的关注,及温情化的色彩呈现。

物哀——告别过去,迎接未来

日本文化当中所呈现的物哀意识,最早来源于江户时期的本居宣长的语录。用来揭示日本文学和中国文学之间最为巨大的不同。

物哀被解释为<对于挫折的一种哀叹>。

在物哀的呈现上,岩井俊二的电影之中,最为多的是与爱情相关,从两性关系去入手阐释物哀这一美学意识的出现。

在岩井俊二的作品《情书》之中,影片开始,就是在山林之中不幸去世的男主人公三周年忌日的场景。

男性直树在世时候的恋人渡边博子,一直对于不幸离世的恋人无法忘怀,在这一天来到了自己的恋人家中做客,无意中看到已逝恋人的初中毕业纪念相册,从而发现了男主人公的老家。

接着,往旧地址寄了一封信。

逝去的人不会再回来,也无法读到那一封充满着依恋的信封。

物哀更为深刻的表达是——

<无法摆脱的哀愁,在留下的物品之中,一直缠绕不去>

这封信也解开了男主人公直树和女性直树的一段过往。当渡边发现女性直树就是男主人公过去的暗恋的女孩儿之后,最终却将那些信件还给了女性直树。

对于恋人曾经的感情,对于过往的一切,他始终保持着极为冷静和哀伤的态度,没有纠结和矛盾。

整部影片一直以一种缓慢而又唯美的节奏,在表达自己所要表达的主题。

恋情被无情的死亡打断,美好的未来期盼都随之变成一次空荡荡的回忆。


而那些留下的信封和记忆却在博子的手上,牵连起一个曾经存在着的直树的一生。

整部影片一直缠绕着不去的感伤,在物哀这一特征之中被充分的调动,人生无常以及生命每一瞬间的微妙的感受,总是在不经意间被岩井俊二的镜头所呈现。

生命无常之中,死亡则最为真实和最为无情,在漫长的沉睡和告别之中,新的故事总会在特定的时刻,重新演奏起自身的旋律。

物哀是告别过去的奏鸣,也是迎接未来的清音。

边缘人群——世界如此残酷,只能相拥温暖

对于边缘人群的关注,在岩井俊二的作品当中,也经常出现。

日本民族的性格之中,一方面具有着十分唯美而又恬淡的呈现,另一方面却是对暴力和残酷的崇信。

在《情书》之后的作品《梦旅人》之中,岩井俊二着重关注了那些社会边缘人群的生活和美好。

从年幼的患者角度,我们看到了医院变态而又畸形的状态——表面上拥有着恬淡而又维护着拯救任务的医院,却在患者的视角,变成类似于监狱一般的存在。

在那些被边缘化和被抛弃的精神病人的眼中,正常人就更显得类似于不正常,甚至于疯狂。

这部影片也具有典型的岩井俊二风格特征,虽然是在讲述一部精神病患者相关的电影,但是却不同于其他类似题材电影的恐怖与绝望。

取而代之的,是在平常生活场景之中,将惊悚与绝望以不经意的状态描写出来。

影片开始,三个好朋友就翻过了围墙,开始了自己的旅程,一路上遇到了许多的事情,在这其中,小悟不慎从围墙摔下,再也没有站起。

在暴雨之中,剩下的卷毛和可可相互倾诉,恐惧与痛苦在一起热烈的拥抱亲吻,在无路可走的最终,可可自杀,卷毛一个人留在了这个世界,结局未知。

孩子们看到的世界,总是与大人并不相同,在内心渴望着爱和包容的理解之中,脆弱的生命被精神病院的恐怖所折磨。

成人世界所具有的理性与现实的观念,折磨着这些本质纯洁,不知什么是罪恶的孩子们。

唯一能够给予孩子安慰的仅仅只是成人的关怀,但是成人世界却是真正扭曲的世界。

孩子们的梦境依旧具有着鲜明的颜色和斑斓的光滑,但是现实是总是灰色与黑色缠绕,冲向太阳的愤怒无法拯救三个孩子。

因而最终这些无助的被抛弃的边缘人,在绝望之中走向了生命的结局。

认同——每个人都渴望被群体接纳

对边缘人的关注,在岩井俊二的另一部影片《燕尾蝶》之中也有呈现。

这些被称之为“圆盗”的没有国籍和没有身份的人们,犹如没有根基的蒲公英一般,于异国他乡流浪和生存。

语言和观念的不同,让他们在这片陌生的土地,回归的渴望被承认的认同,成为活着的唯一目的。

这些在普通人之中被蔑视和忽略的群体,在岩井俊二的镜头之中成为了主角,充满着人性的关怀。

呈现出有血有肉,并且拥有自己生命本真价值的人群。

相反那些具有着主流生存地位的部分日本人,却在这部影片中表现出残暴而又无情的状态,显得极为的可悲和软弱。

色彩——青春的青涩与美好

岩井俊二的作品形式上最为特殊的,是他对于色彩的运用和独特的色彩刻画,呈现出岩井美学所具有的高度温和而又唯美的意境塑造。

在他的作品《情书》之中,许多的地方都是黑与白之间极端的对比,在《梦旅人》之中,现实的残酷主要表现为深蓝色的场景变换。

在《花与爱丽丝》这部电影之中,可以明显的看到岩井俊二使用暖色调与冷色调的对比,来呈现整部影片的主题——一种是在室内所出现的橘黄色,一种是在室外时所出现的绿蓝色调。

从花的视觉感受出发,橘黄色彩给人一种温暖而又温馨的感受,花和宫本在一起时,往往是一种冰冷的颜色呈现。色彩渲染运用表达出爱情的青涩和未成熟

天人交感——生命的渺小,让我们学会放下

对于镜头语言的灵活运用,表现在每一部电影之中没有表达清楚的留白部分。

在《情书》之中,岩井俊二没有解释清楚男性直树是因何而死。,甚至连直树和博子之间爱情的那些具体过往,都并没有直接的表达。

仅仅是以简单的镜头,交代清楚了博子在恋人死去之后的心伤和悲痛。

白茫茫一片,上下一白中,身穿一身黑色衣物的博子逐渐淹没在漫天的白雪之中。

在自然之中,一个人的生命、一个人的悲欢情合,都显得极为的渺小。

而那些无法挥去的想念,不得不通过一封又一封更为微弱的书信联系来寄托。

表面看到的是漫天的飞雪,背后是博子内心更为深刻的荒芜的白茫茫一片。

她的悲伤,在这片自然的漫天飞雪之中与心绪合二为一。


给人一种更为深刻的天人交感的视觉感受。

在最后,博子终于明白,男友为何选择自己的原因之时,他并没有悲伤,而只是向着远方的雪山表达了自己的思念之后,继续向着未来奔跑,卸下了过去阴影。

意味深长,回味无穷。

慰藉——在人生路上,每一个脚步都有意义

岩井美学有许多的特征,例如物哀的意识,例如对于边缘人格的关注,还有那对色彩与情感物我合一的表达。

在他的镜头之中,我们领略到日本传统文化所具有的幽深而又含蓄的美感,更为深刻的是,对于那些过往的回忆,对于那些令人无法理解的人群和情感的慰藉的关注。

岩井俊二对生命中所具有的遗憾和不理解,带来了新的拯救方法——每一个人在生命中都是孤独的,而如何去缓解这份孤独,去抹平那些孤独所引致的遗憾,最终的落脚点依然回归到未来。

拯救一个站在悬崖边上的心灵,只有通过对于未来的期盼,对于希望的到来所引致的渴望才能解决。

岩井俊二所带给我们最为深刻的启示,就在于如何运用那些还未到来的慰藉排解人性负担。

<在雪崩来临之时,每一片雪花都不是无辜的>


每个人都会在不经意之间伤害到他人,不经意之间,触碰到那些敏感的角落。


解决的方法,就是学会往前继续行进。

每个人都有每个人要经过的站台。等到了终点的站台,回过头发现每一个脚步都具有着意义,每一个希望都有了落脚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