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是史上第一帅哥,货真价实的“万人迷”,居然被人看死,真的吗     DATE: 2024-06-16 20:03:07


人人皆知中国历史上有四大美女,万人迷可是史上实很多人不知的是,史上还有四大美男,第帅他们分别是哥货宋玉、潘安、被人高长恭和卫玠,看死四人中若论“花魁”,万人迷则非卫玠莫属,史上实为何这样说?以上三人皆是第帅女人眼中的帅哥,而卫玠则不仅为女同胞们所喜爱,哥货且为男子汉们所垂青,被人以致被爱死看死。看死


卫玠,字叔宝,史上实出身于官宦之家,第帅其祖其父皆晋时高官,风流倜傥,卫玠也全盘继承了家族儒雅风流的基因,且在学问相貌颜值等诸多项目的比拼中全面超越前辈。卫玠一出生就不同凡响,不仅哭声嘹亮,声震瓦屋,且襁褓中就有些仙风道骨、神仙下凡的意思。

五岁时,即出落得宛如天人,冰清玉洁,聪明伶俐,光彩夺目。十一二岁时,一个露水挂珠的早晨,卫玠跟着母亲乘着羊车到市场上购物观光,结果光没有观上,自己反倒成了市场上最亮丽的一道光景,被众人所观所光。“见者皆以为玉人,观之者倾都”。

卫玠的舅舅时为骠骑将军的王济,也是彼时天下排名前五的玉人,长得也是玉树临风,风华绝代,且自视甚高。就是这样一位资深帅哥,每次见到卫玠,总是自愧不如,一再叹息:“珠玉在侧,觉我形秽。”



这样人家的孩子,又长得令全国人民无地自容,按正常的剧情,本来应以祖以父为榜样,把修身、齐家、治国、平天下、光宗耀祖作为自己的最高追求或理想,可是卫玠却不走寻常路,居然把玄学当作了自己的最爱,自懂事起,就终日埋首沉湎于“老”“庄”等典籍中难以自拔,十七八岁时就无师自通,修成了“正果”。

每遇人,开口闭口就是“道可道,名可名”,谈玄论幽,道精说妙,且口若悬河,滔滔不绝。不知是用功太深,还是说话太多,以致身体频频亮起红灯,其母深感不安,每每禁止其语。“遇有胜日”——逢年过节,亲朋相聚时,母亲才允许其过过话瘾。结果,卫玠一开口,仅三两句,就掌声喝彩声一片。彼时,有位大牛名嘴——琅琊人王澄,“说遍天下无敌手”,可是,每当听到卫玠发言时,王澄总是佩服得五体投地,甘拜下风。很多人因此有感而发:“卫玠谈道,平子(王澄字)绝倒。”


如此的高名,自然引起了朝廷的注意,频频向其抛来橄榄枝。“辟命屡至”,可是卫玠“皆不就。”又过了四五年,经父母和岳父的一再说服动员,卫玠这才很不情愿地接受了朝廷的任命——相继出任太傅祭酒、太子洗马等闲职。

可是哪知,酒尚未祭,马尚未洗,就风云突变。公元310年,塞外一众“胡人”首领,见晋廷内讧不断,无暇他顾,遂乘乱而起,纷纷南下,攻城略地,逐鹿中原,以致黄河两岸兵革满道,战火纷飞、社会动荡,连都城洛阳也变成了人间地狱。此时,卫玠的父亲已过世多年,无奈中,卫玠只好动员母亲举家南下,迁往了江夏。

迁徙的途中,卫玠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,妻子乐氏不幸去世。

到了江夏不久,卫玠便引起了时为征南将军山简的注目。彼时,山简膝下有一爱女待字闺中,山简见卫玠妻子已逝,单身一个,出身名门,且风流倜傥,才华横溢,遂捷足先登,抢先动手,亲自赶着马车、带着嫁妆“送货上门”——将女儿嫁给了卫玠。


婚后不久,卫价又受到镇守豫章、时为大将军王敦的青睐,被其聘为将军府中的秘书郎。此时,东晋另一位清流名嘴谢鲲也在王敦府中任职。谢鲲久仰卫玠大名,但一直未能谋面,今日得以在将军府中相会,自然是喜不自胜。见面的那天,谢鲲两眼放光,拉着卫玠的手迟迟不放,一直聊到天明。彼时的王敦也是说坛名嘴,站在旁边跃跃欲试,几次想置喙,可是二人根本不给其机会。


在将军府中工作了数月后,卫玠发现王敦“豪爽不群,而好居物上,恐非国之忠臣”——是个不甘于人下的野心家。于是,卫玠一纸辞呈,果断离开了王府,去了建邺。


一个桂花飘香的午后,卫玠身着一袭长衫,背负一把雨伞,一路风尘仆仆来到了建邺。他心事重重独自行走在青石铺就的路面上,走着走着,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阵重似一阵的嘈杂声,卫玠回头一瞧,发现自己的身后居然出现了一条长长的尾巴,近百名各种打扮的男女尾随其后,见怪不怪的卫玠当即加快了脚步,走出约一箭之地,卫玠再回首,发现自己身后的人数不仅没有减少,反而又增加至数百,卫玠这一惊非同小可,遂又举步急行,可是令卫玠始料未及的是,不知啥时在自己的前方、左方、右方也涌上来了无数的男女,并将自己团团包围。


众人皆踮着脚尖,伸长脖子,瞪大眼睛,像是在观看外星人一样盯着自己。还有几个中年女子在盯了一阵之后,竟然又直接走到卫玠的面前对其动手动脚,或抚或摸,或捏或掐,或拉或扯。更有甚者,居然向卫玠抛来了手帕、香囊、首饰……直到太阳西斜,被众人整整围观了两个时辰的卫玠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才突出重围,落荒而逃。

虽然卫玠从小就屡屡享受过种种被人围观或围赏的礼遇,但从未像今天这样,被如此多的人如此近距离长时间地观看。回家的第二天,卫玠便因惊因累而卧床不起,三个月后,即撒手人寰,时年仅二十七岁。由此,“时人皆谓(卫)玠被看杀”。

卫玠英年早逝,貌似死于看杀,其实则不然,实说起来,围观只能算个诱因,而真正的死因则源于以下两点:

一则身体虚弱所致。自打小时候起,卫玠的生命力就较为弱势,一直疾病缠身。或许是娇生惯养所致,或许是长年宅家闭门苦读室外活动较少使然,十几岁时,卫玠就因多说了几句话,而屡屡地卧床、“躺平”。为此,卫玠的母亲曾对其发出了禁说令。长大成人后,卫玠的身体状况也没有得到多少的改善,再加之妻子早逝、背井离乡、水土不服以及仕途不顺的种种打击,犹如雪上加霜,不仅极大地透支了卫玠的身体健康,也把原本就身体虚弱的卫玠推到了地狱的门口。换言之,此时,任何风吹草动,都将成为卫玠难以承受之重。而在建邺被无数人围观和骚扰,无疑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

二则性格使然。好玄喜幽之人,大多爱钻牛角尖儿,卫玠也不例外。史载:卫玠曾多次咨询自己的岳父——心理大师乐广:“人为什么会做梦?”乐广回道:“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。”可是如此的回答却很难令卫玠满意。于是,卫玠又问:“我从未接触过的事物,为何仍会在梦中一现再现?”乐广捋须一笑,悠悠说道:“虽无接触,但所作之梦,仍是在过往经验基础上的合理想象。”用现在的话讲,乃潜意识所致。可是卫玠仍百思不得其解,“遂以成疾”。乐广得知后,又亲自来到卫玠家中为其剖而析之。“(卫)玠病即愈”。事后,“(乐)广叹曰:‘此贤胸中当必无膏肓之疾!’”言外之意是,此人心中有病!乐广此言可谓一语中的。

从卫玠在建邺被围被观,并因此而受惊受扰一事中也可以看出几分端倪。因长相出众而遭人围观,这对大多数人而言本来是件好事,甚至是求之不得的幸事,应该为此而自豪、自傲。即便是受到一定程度的惊扰,但对很多人而言,皆可一笑了之,或消化几天也就烟消云散,可是卫玠显然不具备这种乐观豁达开朗的心态和性格,不仅没有将其当做好事幸事,反而将其视作了苦事恶事,以致萦绕于心,难以释怀。再加之身体本就虚弱,结果不幸早逝。

如此说来,卫玠与其说是被看杀,倒不如说是因身体虚弱和忧郁的性格共同作用致死。


参考文献:房玄龄等著《晋书》、司马光著《资治通鉴》

本站记者:我方特邀本站记者丛中笑